Village

港獨意識在立會冒升 建制派勿再模糊其事

by , 2012-09-20 at 10:30 (5661 Views)
本次立法會選舉建制派雖然贏人贏陣,但激進勢力進一步抬頭。有別於上一屆激進派以階級定位來拉闊政治光譜,今屆多個政團以本土主義、拒絕中港融合作號召,並取得成功。牽涉港珠澳大橋官司、阻撓中港經濟融合的公民黨總得票率不降反升,從13.7%升至14.1%;而組織反簡體字示威的范國威、以守護香港作口號的陳志全亦首次當選。

突出港獨意識的政客的支持度是跨階層的。以學者、專業人士掛帥的公民黨雖然放棄基層地區工作,但比起上屆標榜的「藍血」形象只能吸引中產選民,今屆得票卻極其平均。總括全港各票站的得票統計,公民黨在公屋區支持度不遜於私人屋苑,反映其雖在區選大敗,但僅靠意識議題亦能走入社區(反觀民主黨的得票率很受當區有否區議員樁腳助其宣傳影響)。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在選舉資源與知名度上均遠遜於其前屬的民主黨,選前民調一直落後,唯其得到港獨支持者眾的高登討論區網民支持,於選前作洗版式宣傳及為其配票,最後竟與民主黨在新界東同取一席,他當選後亦向高登網民謝票。人民力量的陳志全屬於蕭若元派,右傾色彩與社民連的基層左翼有所不同,也是得到跨階層的選票而被送進立法會。建制派最為失利的新界東最受自由行、水貨客衍生問題困擾,間接助長激進派透過意識議題得到大量選票。

港獨意識的冒起亦代表了反對派內部的此消彼長。一向信奉大中國主義「民主北進」的民主黨在地區直選大敗,支聯會常委蔡耀昌、陶君行落選。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得票從2008年的42,366跌至今屆的40,967,並無受惠於工黨新成立的勢頭。出選超級區議會的何俊仁得票不如非支聯會常委的涂謹申和馮檢基。而且,眾多兼任支聯會常委的候選人得票是極有階層性或與地區工作的投入程度掛勾,換言之,「六四」政治資產在反對派選民心中經已貶值。另外,帶著「保釣」光環歸來的曾健成得票不足一萬,被沒收保證金,更可見反政府意識與國家情懷難以融合。

風起於青萍之末,選戰形勢是社會意識的量化反映。自2000年起,戰後嬰兒潮出生港人的第二代紛紛進入大專學府或投身社會。由於這一代人的父母已是土生土長,甚少到過內地;加上殖民地著重理、工、商科的實用主義教育,導致新一代文史知識薄弱,國族意識消減,對內地毫無感情,於是醞釀出港獨市場。中國加入世貿後,成為全球化下的受益者,經濟放量提升,人民生活改善,香港人日益懼怕被上海、深圳超越,經濟上的自豪感頓失,於是透過在情感上增加本土想像、以封閉的本土文化來回應內地的開放,借著突顯香港與內地的種種差異,重新發掘出作為香港人所特有的優越感。受到各種條件所限,在香港宣傳「港獨」雖無異於觸碰政治禁區,但港獨分子卻從社會文化方面大力滲透此一思想,借助學術自由,港獨意識得以利用「本土意識」之名在文化學術界發展,並通過大學資金不斷繁衍。在理論上,本土意識來自七十年代在西方哲學界興起的後現代主義去中心化的思想,反對「中心──邊緣」的理性結構,將邊緣重新界定為中心。此一思想派別至今仍然是文化學術界的主流,猶如新自由主義之於經濟學界。港獨意識結合了西方文化學術理論,建立了所謂「香港主體性」,以高端文化包裝,對年輕一代愈見吸引,亦為具港獨傾向的政黨帶來大量網上宣傳和示威衝擊的人力資源。

回歸以來,建制政團以實事求是作為宣傳主線,於思想意識的抽象領域躬耕不深,卻憑藉地區工作的巨大投入贏得各個社區網絡作為分拆名單的配票基礎,充分利用比例代表制的優勢。這個現象是矛盾的,一方面地區工作對於選戰結果立竿見影,亦影響配票效果,於是選舉和宣傳團隊大幅向社群傾斜;但另一方面,「社區幹事—義工—街坊」此一「點對點」的動員模式難以觸及高學歷年青人,與新世代「點對面」式的互聯網文宣效果不可同日而語。新一代建制派候選人多是區議員出身,對於社區事務的付出鉅細無遺,唯其亦因此疏於政治思辯,不利於塑造政治個性,更難以吸引年青中產和學生。受此限制,建制政團對政治論述抱著「少做少錯」的心態,將意識形態的「道德高地」拱手讓予反對派,未有積極對年青人進行國民教育,竟致港獨意識抬頭。政府因此推行國教科,但因政府角色尷尬,導致矛盾更趨加劇,形成是次立選後兩陣對壘的局面。

選舉工程營造的是一種感覺,就像眾多成功商品的營銷策略一樣。建制政團的地區工作路線有得亦有失,問題是資源投放轉化為選票的邊際效益是否已到達頂點?在年青人的意識形態領土中,還有多大空間將被繼續攻陷?在今屆選舉中,建制派在新界西和港島區的分票最為平均和成功,多少因為曾鈺成和譚耀宗在早年反殖愛國、捨己求義的形象感覺傳播於各階層,在國家情懷的凝聚下才有倚仗地區分票的本錢。除以上兩區外,從今屆選舉各票站結果顯示,雖然建制派候選人依據地域界線拉票宣傳,但是建制派的得票結果與所屬社區宣傳對象並不一致。由此可見,建制派選民是依從意識感覺還是跟隨地區樁腳的指示,這點頗值得懷疑。

本屆立法會建制派大勝,也代表眾多選民對「反國教絕食」和激進派冒起極其反感,未來建制派更應兼顧愛國愛港的高端品牌塑造,積極作出政治論述,以愛國的道德力量應對港獨意識的個人主義短淺思想,抓緊新增選民的情感要素,超越階級對立,方算畢其功於一役。

刊於2012年9月20日《大公報》

Add Comment

Neglect this image